大金

要好好学习。
喜欢一个人就要努力变得和他一样优秀。

名字还没想好

是黑白泥。
纯属瞎编以及玩梗。
我对巨金的肤色没有恶意,真的。
ooc预警2333

1.
金逸凡是个欧皇。

2.
这事儿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
他很少玩什么要看脸的游戏,班里男孩子们平常在一起,玩的也多是靠脑子的。
偶尔会有几个聚在一起抽卡,一群人轮着上去点,屏气凝神地等着结果,脸白的往往引来一阵轰动,再一起嘲笑手黑的几位。
不过这种事从来没有金逸凡什么事,大家一看他的脸,都会连连摆手:“您还是算了吧,我这最后一次机会了,可不敢让你抽。”
“是啊是啊,做五经去吧,你不做我们对谁的啊!”
同学们没有恶意,只是玩梗开玩笑罢了,金逸凡也没生气,倒是很诚恳地说:“其实我脸很白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孩子们控制不住了,一哄而散。
金逸凡也笑笑,回到座位上,摊开了五经。

3.
看着手机上今日第三次的中奖信息,金逸凡无奈地叹了口气。
都说了我是欧皇啊,你们怎么不信呢???

@红酒枫糖-专心啃粮 哈哈哈哈哈哈哈快看

到底是意难平。

不老梦

然而D没想到刚立好的flag会倒得这么快。

收到女孩发来的图片时他刚洗完澡,正擦着头发。屏幕亮起,他划开一看,差点把水珠落到屏幕上。
照片中的人明明刚刚见过,却在女孩的滤镜下显得不真实起来。那人笑容明亮,和初中时别无二致。D聚会时并不敢直视这样的笑容,趁着现在近乎贪婪地注视起来。

D却还不满意似的:
“为什么没有小雨雨单人的照片??”
“???你什么态度???”
“我只拍你俩已经仁至义尽了!!”
“旁边的xyk真是太碍眼了 他为啥坐你俩中间???”
“我气死了!!”
女孩的消息一条条跳了出来,仿佛比他本人还生气。
“他们两个现在一个学校啊 混得很熟 而且都是大佬级别的”
“那他也很过分啊?!”
D在心里默默赞同,然后又被自己否决:“不能这么想,太狭隘了。”
“我觉得还行。”他回复。
“毕竟我高中也很少能培养感情了。”
“我现在就安心当个肥宅,远远看着就好了。”
“……”
“看啥?”
“小雨雨啊。”
“……成。是真爱了。”
D看着女孩的反应,突然就很想笑,本来就是啊。
“三国杀就坐我旁边我动都没动他。”D笑着,突然爆了一个猛料。
对面的女孩沉默了好一会,才回复他。
“真爱了。我是真的佩服。”

下一秒,又给他发来好几张图片。是他和S。
“为啥我会上镜??”
“你俩坐一起啊?!我拍swy单人干嘛??”
“好看啊。”D理所当然地回复。
“那swy和你自己哪个好看?”
“我一头乱毛,丑到爆炸。”
“所以是swy好看了??”
“当然了 那不是废话吗?”
“……”
“我真觉得你对他真爱了。”
女孩已经是第三次发这句话了。

D看着这句话,无奈地想,是真爱又有什么用呢。
“我又不够资格。”
“看看就行。”


三更 太感人了。

不老梦

聚会前一天,女孩来私戳他。
“明天的聚会你去不去啊??”
D自己也正纠结呢:“我明天在上海上课,不知道会不会赶回来。”
“考虑一下来吧2333”
“行吧,那我去交涉一下。”

不知道怎么,原本正常的话题转眼就变成了:
“gzh有点过分啊,我们这里基本清华的男孩子都没这么嚣张。虽然他也没在追女孩子吧,倒是跟另一个基本清华的男孩子混在一起。”
“哎,我们国际部毒瘤太多,我想掰弯一个都不行。”
“……”
“掰弯还是很难的。”
D看着女孩的回复,笑了,谁说不是呢。

第二天的聚会D还是从上海赶了回来。
他坐在S旁边,和他聊着男孩子们的游戏。
女孩也到了,看见他们时激动地抽了口气,并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对他暗暗竖了个大拇指。“好!!”女孩用眼神向他传达。

吃饭的时候,D看着S和xyk聊得开心。心里有一瞬不爽,随即又被他自己打消:“我有什么立场去不爽啊,S现在在新的圈子,有新的朋友,不是很正常吗?”
D把脸上的表情调整好,接着低头打游戏,假装没有注意女孩对他的眼神暗示。

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他把手搭在S肩上,单手玩着手机。
D听见女孩小心翼翼地开口:“呃...那个...D和S啊,你俩能不能抬个头,我拍张合影。”
D下意识地抬头,却发现S操作的手顿了一下,但并没有抬头的意思。那...就这样吧。他飞快低头,掩过自己刚刚一瞬的不由自主。

聚会结束,D和S很平常地道别。
走出多伦多的大门,D笑了,就这样,也挺好的。
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我太佩服我自己了呜呜呜 @图拉



不老梦

转眼就到了聚会的日子。
D看着摊在床上的好几身正装,十分纠结。
片刻后,他又自嘲地笑了,真是的,又不是去相亲,这么隆重干嘛。他把正装一股脑地又塞回衣柜,随手挑了件卫衣,换了条休闲裤,出了门。

D到的有些晚,不少人已经入座,看见他,纷纷起身招呼着。
他看见他前后两任同桌的女孩子,两人关系仍旧很好的样子,笑着朝他挥手。去了thu的巨佬和最喜欢飞机的那个坐在一起,和他打了招呼。听说在中科院又相遇的两位现在俨然一副社会精英的样子,对他点头。
他笑着一一回复,笑容在见到S的时候有一瞬僵住,很快又恢复正常。
“我能坐这儿吗?”他拉开S身旁的空位,很自然地开口。
“行啊。”S笑着回道。

他坐下,S顺势问道:“这么多年在国外过得不错吧?”
“还行,你呢?”
“挺好的,工作挺轻松,就是安稳。”
“那很好啊。”
只是普通的寒暄。
觥筹交错间,大家聊的无非就是升职加薪,加班房贷之类,是青年人们最常见的话题。

当年的同桌朝他走来,脸上明媚的笑容让他无端想起了十多年前的另一次聚会。


@图拉 作业还没写完我容易吗我?!快夸我!!

我的flag要倒了orz
对不起父老乡亲们...
主要是没手机
电脑键盘坏了不好打字
以及我要补作业...
是我的错。
我有罪。

朋友们!!
我借着座位的便利!!
非常光明正大地拍了n连!!
丁香雨了解一下!!

xyk真是太碍事了😒
@天姥吟留别  @图拉  @溪溪wcx  @苏.  @🌵  @初柒  @S.A.G.M.L  @夜岚绯  @流言菲语  @秋天
把小姑娘们全圈一遍真的好累啊
希望我没有漏人orz
还有手动@pjl

不老梦

懒癌晚期患者的第二更。
全无逻辑可言。废话连篇。流水账。
重度ooc预警!我对不起程老师!
程老师才不会讲这么无脑的话呢!!
可我真的不知道她们高情商的人是怎么讲话的啊!!
我觉得今天这句歌词选得不是很合适orz
有一点私梗 yf懂得2333
排版两次气死我了。辣鸡lof。

--
天意总将人捉弄,怎奈何身不由己情衷。

航班难得准点地降落在苏南硕放国际机场。傍晚客流量挺大,D等了很久才打到一辆出租车。回市里的路上,D路过了从前的学校。十多年过去,红楼略显沧桑,但它依旧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离去或归来的孩子们,一如往昔。

D先去拜访了当年的班主任。岁月到底是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但她脸上的笑容倒是跟十几年前别无二致。 “小丁来了啊,来来来,坐。去给哥哥拿罐椰汁。”班主任招呼着小女儿。从前刚出生的小婴儿已经出落成了漂亮的小姑娘,正和当年的他们差不多的年纪。 “哥哥喝吧!顺便说一句,哥哥很好看哦⊙∀⊙!”“啊...谢谢。”他接过椰汁,谢过,然后看着小姑娘蹦蹦跳跳地回了房间。

“小丁这些年在国外过得不错吧?”
“啊...挺好的。”
“那和以前咱们班的同学还有联系吗?”
“……逢年过节会有偶尔的问候吧。”
“那这些年啊找过对象啊?”
“没有。”
“一个人的日子挺难过的吧,有没有想过找个人一起分担一下啊?”
“我……” D停住,是装作不经意带过,还是……说实话?他看了一眼班主任,她的表情很平静,眼神却带着仿佛洞悉一切的敏锐,就像当年她看着一脸倔强的他,叹了口气,不顾家长的反对,把他安排到了那个人前桌。
“我还是忘不了他。”他终于说出了口,语气却比他自己想象的平静得多,近乎释然。
不知是不是D的错觉,他总觉得一向笑眯眯的班主任脸上掠过一丝悲伤,然后又恢复平静。
“哎……你啊……”班主任叹了两声,停了好一会才继续说道:“当年我就知道你是个倔性子,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倔。早点放下吧,你们终究不是同路人啊……”
班主任顿住,看向他,等他的回答。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D想了想,答道。
班主任浅浅笑了一下,仿佛早就知道结果:“我也就是劝一句,我想要是这么容易放下,也就不会坚持这么多年了吧。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别活得太累啊。” “嗯,我知道,谢谢程老师。”

接下来的聊天变得轻快起来。
D静静地坐着,听她天南海北地扯着当年的同学们。 她还以同样的语气提到了S:“小孙挺好的,安稳地念了大学,进了市政工作,活的挺开心的。”
他开心就好啊。D心里默默地笑了。

转眼一下午就过去了,D起身告别。
“啊对了,下周的同学聚会你去不去啊?”
“去的。”
“那下周见吧,同学们这么多年没见了,肯定很开心了。”
“嗯。程老师下周见。”

从班主任家出来,D觉得轻松不少。该说不愧是政治老师啊,虽然没聊太多,但他莫名觉得自己又看开了不少。
喜欢人喜欢到这么佛系的地步,也真是佩服自己啊。D自嘲地笑了笑,迈步走远。

啊!! @图拉 快看!我的flag还没倒!

不老梦

清明说:这首歌主题是“求不得”,但并不是不敢追寻才不得,而是努力了、尝试了,依然不可得。因为时代,因为环境,因为外界的桎梏和内心的枷锁。因为人在天命面前,总是渺小得可怜。纵使如此,依然不悔地去爱着,是怎样一种苍凉的勇气?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虽千万人吾往矣”。


这是主题吧。

不老梦

若要忘却年少轻狂的痛,从此后分赴西东。

--
“dcy,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看物理? ”
“ 不要,我要和我的小雨雨一起看。 ”
“ 哇,太过分了!重色轻友啊你。 ”
他无视女孩看似气愤,实则愉快的语气,心情很好地转过身,不客气地拉过那人的练习册,一起看了起来。
“ 等下,你的物理不是放在椅子底下吗? ”临近下课,女孩突然发现了什么,悄声问他。
他瞥了一眼身后的人,暗示性地朝女孩一笑:“嘘--”
下课铃打响,女孩再也憋不住。“你们这对狗男男!!!”
他抬手挡住女孩朝他飞过来的书,笑容灿烂。

--
他故意在班里散播那人和女孩莫须有的感情,看那人气得跳脚。女孩倒是不怎么在意,只是一直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俩。他隐约觉得,他在想什么,女孩都知道。
这个猜测在年轻的班主任那里得到了证实。“ 一个人会做这件事,要么是非常讨厌,要么是......非常喜欢。 ”感受到她和女孩投过来的目光。他低头,不愿看,不愿想。

--
他穿着雪白的衬衫,打着整齐的黑色领带,被班里的女孩子们说了好一会儿的人模狗样。他勾在那人肩上,被女孩和同伴发现。“ 哇!dcy,你俩这就像婚礼啊! ”他刚想笑,却看见那人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程老师!来给他俩拍张照吧! ”那女孩实在聒噪,但班主任走过来,他看见那人巧妙地收敛了不悦,露出一个很官方的微笑。快门的喀嚓声响起,女孩和老师都笑了。他却不合时宜地想起那句话。“ 白雪落满头,也算是白首。 ”今天和那人的这张合影,就当是他俩的结婚照了吧。

dcy猛地坐起。他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翻来覆去都是那个人的笑容。这么多年过去,他以为自己已经把他忘了。都怪下午那条消息,他拿起手机,翻到女孩给他发的消息。“ 下周同学聚会,你来吗? ”过了半个小时又试探性地加了一句:“ swy也会来的。 ”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回了过去:“好。”然后他打开笔记本订了回国的机票。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