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金

要好好学习。
喜欢一个人就要努力变得和他一样优秀。

【胖雨】在所有世界相依

昔夏Jv:

在八个平行的世界里八颗糖,八个独立的段子,练笔用。不知道哪有敏感词中间有一段是图。


八把刀走→《在所有世界分离》。


圈地自萌,OOC属于我,禁止任何形式转出LOF。


         


         


《在所有世界相依》


         


0.


         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1.


         樊振东跟周雨在师门后院打了三天了。


         刀光剑影,火花四溅,中间因为王皓搞了口铜锅张罗着涮肉吃才勉强消停了两个时辰。等肉一吃完,周雨一脚踹飞了樊振东的板凳,樊振东也不含糊,拔刀挡了周雨劈过来的剑。


         于是两人先后飞过青瓦墙头,继续咣咣咣打,偶尔还互相飞飞暗器点点穴。尹航周恺带着宋旭赵钊彦在墙根底下蹲了一排,人手一碗面条,边吃边看热闹。


         吴师父抱着猫牵着狗经过,先是给四个少年讲了讲樊振东周雨二人所用的招式,最后拍拍尹航的肩膀,“等他们打完了你跟小胖说,他刚用石子敲坏的那盆茉莉花让他上山再给我挖两棵。”


         尹航塞了一嘴面条,正直的点头。吴师父把猫放下,“我去给你们拿点拌面条的酱。对了,他们俩为什么打起来了,王皓没说让他俩比武吧?”


         尹航吞了面条,“您知道两家父母给他们订了亲事吧?”


         “知道啊,我还给他们准备了一对玉雕呢。”吴师父笑起来,“没想到一眨眼小胖也要成亲了。”


         “是啊,然后他们俩就说,谁打输了谁成亲的时候盖红盖头。”尹航从宋旭碗里抢了一块牛肉。


         正说着话,周雨一个重心不稳被樊振东一颗石子点了穴,长剑脱手,下一秒就被对方结结实实按在了地上。


         “雨哥,”樊振东眼睛一眯笑了,“愿赌服输啊。”


         


2.


         王皓从军中得了假,便去七秀坊探望妻儿。樊振东也闲着,就想跟着王皓出去见见世面,央着王皓带自己去扬州玩。


         扬州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比起终年冰天雪地的雁门关自是有趣又舒服的。樊振东跟着王皓乘船去七秀坊,王皓被楚秀姑娘们领着去找妻子闫博雅,嘱咐樊振东别闯祸,也别跟姐姐们闹矛盾。


         樊振东在王皓背后翻了个白眼。苍云军女卫营一水姑娘,个个强悍的与男子无异,相处下来他倒不觉得那些是姐姐。七秀坊的姑娘们娇俏轻盈像粉色流云,嘴里说着“小弟弟好可爱”手上掐他的脸也是十足十的力气。



    


3.


         昆明这些天天气一直不错,周雨在联大旁的茶馆里挑了张靠里的桌子,一边瞎敲桌子一边支棱着耳朵听旁边桌子边几个教授合力讨论怎么帮学生们多弄一些经费买些实验器材。


         樊振东就是在这时候跑进来的,直奔周雨所在的桌子,一坐下就灌下一整杯茶,“我可算把实验弄完了。”


         周雨就瞅着樊振东乐,樊振东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旁边桌子上一位物理学系的教授站起来拍了一下他的后背,“实验弄完了,实验报告写完了?”


         “叶教授!”樊振东忙站起来向老师行礼,“写完了,明天肯定能按时交给您!”


         等几位老师走了,樊振东抹了抹脑门上的汗,“明天叶教授肯定又要挑我毛病了。”


         “先生是器重你才挑你毛病。”周雨喝了两口茶,“最近饿肚子没有,请你吃点东西?”


         “不要,每次都是雨哥请客,多不好意思。”樊振东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信封塞给周雨,“我家亲戚来过,给带了些钱,我妈说这些是给你的。”


         “这我怎么能收?”周雨赶忙要把信封还给樊振东。


         “不不不必须你收,我半分都不能动。”樊振东手掌扣住周雨的手,“我妈说,她怕过两年家里积蓄不够一次拿出足够的聘礼,准备分几次给你。这是第一次。”


         


4.


         战争胜利的消息传到野战医院时,从医护人员到伤兵都沸腾了。


         周雨刚给一个伤员做了手术,就被宋旭手里一团纱布砸中了头,正想吼一句怎么毛手毛脚的,转头就看宋旭抱着尹航欢呼,胳膊还特意避开了尹航后背的伤口。


         算了,不骂了,眼睛痛。


         欢天喜地的气氛持续了没多久,前线的伤员就一批批被送了过来,对于这些战场英雄,医院投入了十足十的人力物力。医生护士连轴转,连一些伤势不重的士兵也尽可能帮些忙。


         “雨哥!这边这边!”宋旭拎着一堆器械冲周雨招手,“取弹片!”


         周雨跑过去,毫无准备的对上了樊振东的眼神,躺在手术台上的人还冲着他笑,“雨哥,我回来了。”


         “我说的是让你好好的回来,可不是躺着回来。”看着樊振东因为失血苍白的脸色,周雨心里难受,手上一刻不停的准备手术,“麻药不够了,手术会非常疼,你忍着点。”


         “你亲我一下呗,亲一下就不疼了。”樊振东勾了勾嘴角。


         “宋旭,”周雨面无表情的把盛工具的铁盘递过去,“一会你敲晕他。”


         “不不不,我突然不想给他做手术了。”宋旭把盘子放下,飞速把一旁刚给人缝好伤口的赵钊彦推过来,“彦彦你跟雨哥取个弹片。”


         赵钊彦一脸懵逼的看宋旭跑的不见人影。周雨叹口气,蜻蜓点水的弯腰亲了一下樊振东的侧脸,“欢迎回来,小英雄。”


         


5.


         高中毕业的时候校领导对狂欢的高三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们如同一群奔腾的羊驼在校园里撒欢,刺激着关在教室里苦读的高一高二学生。


         周雨跟方博闫安在操场上四处合影,挥舞着签满了同学名字的校服外套。闹腾累了也快中午了,闫安提议去食堂把饭卡里的钱用完,三人便赶在学生下课之前冲到食堂最好吃的窗口打了饭坐下,幸灾乐祸的看着下课时间一到烤肉饭窗口前九曲十八弯的长队。


         “出去了可能就没这么便宜的水果冰激凌了。”方博端着三碗冰激凌回来,“周雨你怎么打两份?”


         周雨正对着食堂门口招手,“小胖,这里这里!”


         方博闫安同事露出了噫的表情,周雨视若无睹,拉着学弟——也是男朋友——坐下,把多出了那份烤肉饭推到樊振东面前。


         “小胖马上就是高三生了啊。”闫安看见樊振东放在桌子上的化学书感慨。


         “嗯,明天就要搬教室了。”樊振东点点头。


         “马上就要异地恋了啊。”方博紧跟一句。


         “咳,瞎说什么呢,边上还有老师呢。”周雨一巴掌呼在方博胳膊上。


         “哎呦卧槽你下手真黑。——可拉倒吧你们俩那点破事王皓老师和吴老师都知道,你不觉得每次吴老师来监考看你的目光都跟看孙媳一样慈爱么。”


         周雨被方博闹了个大红脸,低头拼命扒饭。倒是樊振东坚定的说:“就一年而已,我也会考到北京去的。”


         几个毕业生意思意思拍了拍手,“按日剧的套路这时候应该交换校服第二颗纽扣了吧。”


         “……中国的校服哪有纽扣?”


         “算了,反正都是贴心脏的。”周雨把校服上白色的拉链扣拆了下来,顺手塞进樊振东笔袋里,“来北京那这个找我啊,只认信物不认人的。”


         


6. 


         拿了单打冠军接受了采访之后,樊振东被刘国梁揪着耳朵批了半个小时。出了门看到门外笑翻的林高远几人,一脸无语,“你们也想进去陪我啊。”


         “厉害了小胖,够爷们儿!”林高远大力拍着樊振东的肩膀,“男团打完采访也要有这个胆量啊。”


         “可别瞎作了,你还嫌我被骂的不够狠是怎么着。”樊振东把林高远扔给了在一边笑的替补,自己回了屋给周雨发视频通话。


         “我靠樊振东你要上天了是吧!”视频一接通,周雨就吼得震天响,“到姐问你除了打完男团回国规划你说什么‘跟周雨补个婚礼’?你天高皇帝远的世界直播了,我明天怎么给崽子们训练?”


         “有问题吗?”樊振东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枕头上,“我结婚报告打晚了没时间,本来咱俩就计划我回国之后摆酒啊,没毛病啊。到时候正好从你那借俩小队员当花童。”


         “……你要点脸行吗。婚礼这种事没必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好吗?”


         “有必要啊,”樊振东突然严肃,“我知道的好几个女球员是你迷妹,我得宣告领地啊。”


         “领地你大爷。”周雨无奈扶额,“行吧我说不过你,一会我给大房打过电话找刘指导训你。”


         “他已经训过了。说这种事应该等男团冠军之后再说,三喜临门。”


         “……”


         


7. 


         周六的早上是标准赖床时间,就算醒了都不想离开被窝半步。


         “雨哥,我饿了。”樊振东闭着眼睛,凭感觉把被窝里的周雨捞过来搂着。


         周雨扑腾几下没挣开,打了个哈欠,“我也饿了,冰箱里还有昨天买的半块蛋糕,当早饭吃了吧。”


         “厨房好远……懒得动。”


         “我也懒得动。”周雨踹樊振东小腿。


         “这种时候就特别羡慕科哥龙哥可以使唤孩子了……”樊振东蹭了蹭周雨的肩窝,“咱也领养一个吧。”


         


8.


         “这是我能找到的周雨的所有资料了。”樊振东电脑里的AI给他展示了一个文件夹,“他们新闻学院的防火墙太垃圾了。”


         樊振东看着文件里的各种文档图表,新建了几个文件夹把这些东西分了一下类,“胖球,你能不能分析一下周雨比较吃什么样的告白。”


         名叫胖球的AI后台偷偷搜了一下微博和知乎,“他喜欢的人的告白。”


         “别拿鸡汤糊弄我,不然我就砍了你勾搭别的AI的功能。”樊振东翻了个白眼。


         胖球非常像模像样的叹口气,“我是个AI,不会跟人类谈恋爱,你也没给我装感情功能。我也就是帮你搜搜撩妹,啊不,撩汉大法,根据周雨的生活习惯和课表帮你算一下周几他会出现在几食堂。”


         樊振东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还算正常,胖球才是个痴汉。


         “周雨不是跟你很熟吗?D盘里好多合影。”胖球认真的说,“我不明白你们人类为什么要这么绕弯子,我觉得隔壁宿舍那个叫毛球的AI不错,直接就说‘hi我觉得你不错’。”


         “我好像明白了隔壁寝室硬盘烧坏的原因。”


         “这不是重点。我将网上推荐的方法与周雨的性格分析做了对比,得出了一个较优的方案。二十分钟以前我拿你的QQ约了周雨吃饭,”胖球正经的打开了消息记录,“周雨答应了,所以十五分钟之后你应该出现在五食堂。”


         樊振东一脸卧槽,锤了两下显示屏又很快镇静下来,“我知道了我马上出门,我会先把你跟隔壁毛球的联系途径封掉。”


         在胖球的惨叫声中樊振东取消了胖球的蓝牙和网络权限。如约跟周雨一起在五食堂吃饭,吃完饭周雨说请樊振东喝奶茶,樊振东站在奶茶店外,心里盘算着怎么探一探周雨的口风。


         过一会周雨出来了,递给樊振东一个杯子,笑着说:“我不确定你的口味,你看一下杯子上标的是不是你喜欢的。”


         “我都行——”


         “快看。”周雨斩钉截铁。


         樊振东拿起奶茶杯,看到奶茶店签客人姓的地方,马克笔写了一行字。


         “我喜欢你。BY周雨。”


         


         


—END—


         


         


第三个里西南联大的叶教授就是那位物理学系的叶先生。因为他辈分比较高(跟588类似),所以借了他的身份。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478)